TOP

成功秘诀:李春雷怎样写《朋友》(习近平交友的故事)的(四)
2017-02-12 20:09:41 来源: 作者: 【 】 浏览:23453次 评论:0
许多叶红似锦,花蕾炽烈如火的树花,这是什么?一问,别人告诉我,这是广州市花:木棉花。马上有了灵感,火红的木棉不正是任老品格的最好象征吗?就这样《木棉花开》油然而生,一锤定音。

  刘斌:短篇写作更见功力,《木棉花开》简笔线条,胜过浓墨重彩,独特视角,大开洞天,镜头精致,短小凝练,无赘肉无闲笔,细节淋漓,满溢思想张力和艺术美感。

  李春雷:你的简评是鼓励,其实艺术门类不同,技法不同,但是触类旁通,彼此间都有借鉴意义,美术如此,摄影也同样。以“取景”来说吧,比如拍摄一座山峰,毫无光影知识的人会傻傻地直拍,稍有常识的人就会左顾右盼选角度,而专业摄影师则避开人群,攀岩登壁找独特的视角,藏拙用巧了。大巧若拙,小中见大,枝微末节可见魔鬼力量。

  刘斌:谈了取景与观察,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情感倾注,请以选入《大学语文》的《夜宿棚花村》为例谈一谈。

  李春雷:是这样的,小题材也能写出思想力度高,文学精度浓的文章,其中要有情感倾注和感同身受的生命体验。2008512日,汶川大地震发生后,我坐不住了,半夜爬起来给中国作协打电话,要求赴川采访。在倒塌的废墟面前,在同胞的尸体鲜血面前,我的心彻底撕裂了,无力动笔,写什么?写自然灾害对人类的肆虐?灾民的惨状悲情?还是写救援救灾的“壮歌”?一时不知如何切入,直到进入德阳市的新农村典型——棚花村,我才有了感觉。从日影西斜进村,到次日日升三竿离去,在十五、六个小时的时间里,我调用“五官”,眼看、口问、耳听、鼻嗅,高度扫描采访,与灾民同吃同住。乡亲们面对一片废墟,没有绝望,反而灾后更坚毅、顽强,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希望、期盼,重建家园的信心让我感动,在言谈话语和具体行为中表现得真实感人,淋漓尽致,从“杯子都砸碎了,别见怪,”到“莫客气,莫客气,住处已经安排了。”从“饭锅和锅盖都砸扁了,捏一捏,又圆了,还能用。”到“因了味精和花椒的多情襄赞……”都是家长里短的话,这不就是鲜亮、生动的中华民族精神吗?不就是震不倒,压不垮的脊梁和筋骨吗?

  刘斌:在你的短篇报告文学作品中,常见到多维叙事,完全突破了传统的顺叙、倒叙、插叙方式,使文本结构更加轻盈灵动,时空转换交叉呼应。在《我的中国梦》里特别清晰,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两条主线,平行推进,效果大不一样。

  李春雷:学习掌握基础写作理论的目的是应用。采写罗阳的事迹是中国作协组团去的,这个题材有新闻的时效性,要求在较短的时限内交出高质量、高水平的作品,从沈阳回来后,如何表达?采用何种叙事方式?我思考后决定两条主线,交叉叙事,平行推进。

  刘斌:一条是罗阳去世前到辽宁舰观看歼-15起降训练的活动过程,另一条是罗阳的成长历程人生轨迹。

  李春雷:是的,如果采用传统顺叙的方式,会显“头轻脚重”,如果采用倒叙方式,又会“头重脚轻”,如果采用“插叙”,又会切割分离,凌乱不堪。所以,我采用了“平叙”,两条主线平行叙述,交叉推进。同时,把新闻常用的“倒金字塔”叙事方式应用其中,把人物最突出的、最能显现精神、品格的片断串联起来,一个镜头一个镜头“蒙太奇”地呈现,用一个时髦词,就是“拼图”,达到了引人入胜的效果。作品完成后,自己比较满意,《人民日报》很快整版发表了。

  创作《我的中国梦》主要的体会是要突破自己,勇于创新,敢于走出传统的叙事模式,把文学手法和新闻笔法融会贯通,叙事才不会陈旧老套,会给读者别开生面,耳目一新的感觉,能耐心读下去。

  刘斌:这种叙事方式创新在《索南的高原》中更加明显。

  李春雷:对。“倒金字塔”开头,开门见山,索南是谁?紧接着交待:她是一个婴儿。不!她是一个胎儿。极简的肯定与否定,引出故事。

  其实,这篇作品正文是三条主线,每条又有若干辅线,交叉叙述。一条主线是婴儿被武警救援的诞生过程,一条是武警政委朱自清父亲死亡前后的纠结,另一条则是芳香的藏族文化。三条线索,有张有弛,节奏变换,紧针密线,一环紧扣一环,环环相接,密不透风。

  写抗震救灾的作品,太多了,大都是新闻式写法,从哪里突破?这是我苦苦思考的,《夜宿棚花村》是一种写法,也就是把常规写法写到极致。再一种就是《索南的高原》,创新写法,产生异样的艺术效果。报告文学,要丰富艺术手段,尽量避免传统的四平八稳,平铺直叙。

  刘斌:以上我们谈了短篇报告文学的四性(真实性、思想性、时代性和文学性),谈了叙事的基本结构、视角、方式,也初步谈了叙事语言。现在,我们谈谈你的报告文学写作之路,从源头开始吧。

  李春雷:我对报告文学十分自信和看好,为什么这样痴迷,乐此不疲,勤于笔耕,是有认知根源的。我从小就对文学、历史感兴趣。在读书的过程中,我有一种强烈感觉,人类在进化和劳动中,最早突破的思维都是具有实用功能的,无论是劳动器具的逐渐掌握,还是数字意识的逐渐清晰,那就是最原始文字的记数功能(结绳记事)和指事会意功能,所以,文字和文学天生是具有纪实功能的。据史书记载,中华文明最早出现的典籍是《三坟》、《五典》、《八索》、《九丘》,这些虽然都遗失了,但他们的主要功能定然是纪实。再往后,出现了《周易》《尚书》《春秋》等,及至到了《左传》、《史记》,达到高峰。这些典籍,都是文史不分,浑然一体,是历史,又是文学。这种阅读感受,在我的心田里植下了深深的种子。

  我最初写小说,当时很幼稚,以为小说是文学,文学只有小说,逐步对文学语言有了感觉。我特别喜欢古典散文,对《左传》《史记》的经典文字,和韩柳欧苏、归有光、桐城派的散文如饥似渴,后来对五四时期和现当代文学家的作品也大量阅读,有了更深的感觉。

  刘斌:对书有特殊情感,达到了“酷爱”程度。

  李春雷:是的。确实是酷爱,从小没什么爱好,也不爱玩儿,不合群,别的孩子一下课蹦蹦跳跳,打打闹闹,我就一个人闷在教室里在作业本上写小说。我家在农村,很闭塞,写小说要有些生活感受,能写出故事,我写不出来,急得在教室里哭,把纸撕了写,写了撕,就是被书上的故事吸引,被书上的文字魅力、文学芳香陶醉,自己异想天开,想自己写得和书上的一样美,就是有那种强烈的欲望,这是那时天真、幼稚的想法。

  刘斌:是什么机缘让你顿开茅塞?

  李春雷:上初中以后,有一次,老师叫我们谈理想,我说我想当作家,写小说。老师说,好啊,那你从现在起,就要多读书,多动笔写。一句话,让我开窍,找到了路。从初中一年级开始,我天天写日记,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悟,全部写出来。由于是写给自己看的,也没有什么顾虑,写得大胆放肆,天马行空,每天3千字。那种大号的日记本,每月一本,蝇头小字,正反页全部写完,足有10万字。就这样,越写越上瘾,从未间断。这个习惯,竟然坚持了整整十年,直到大学毕业。这十年,是我最迷茫、最困惑、最痛苦的十年,也是我执着苦练的十年,是童子功。

  刘斌:这个童子功太重要了,补都无法补。

  李春雷:这十年,是我启蒙后最珍贵的时期,我抓住了,天天把对窗外世界的感觉、印象,用自己的笔表达出来,苦水磨剑,日夜砥砺,使自己的艺术感觉秋毫毕现。现在,很多文学青年,虽然也酷爱文学,但基本功太差了,缺乏对语言和文学感觉的敏感度。

  写日记的同时,我也写小说、散文。前面提到,高二时期参加征文比赛,《笑笑饭店》折桂夺冠。没有这些功底,是不可能有今天的。

  刘斌:你对中国文学和中国历史那么感兴趣,为什么考大学时,报了英国语言文学专业?

  李春雷:我的心比较大,受鲁迅影响,作家要走出国门,吸收域外文化,开阔眼界。所以,1985年高考时,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成功秘 李春雷 《朋友》 习近平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4/9/9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摄影作品《龙凤呈祥》创作过程 下一篇《白鹿原》:永恒的精神感染力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