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成功秘诀:李春雷怎样写《朋友》(习近平交友的故事)的(五)
2017-02-12 20:09:41 来源: 作者: 【 】 浏览:23454次 评论:0
报了大学英语系,想毕业后出国深造。

  刘斌:谈谈你在大学期间的学习情况?

  李春雷:大学四年,我是如愿以偿,如鱼得水。英美语言那种特殊的音韵节奏、意境美感强烈地吸引了我,我从中吸收了许多营养。四年当中,读了大量英美经典名著,如威廉·莎士比亚、巴尔扎克、雪莱、丹尼尔·笛福、简·奥斯汀、查尔斯·狄更斯、哈代、劳伦斯、萧伯纳、马克·吐温、福克纳、海明威等的作品,那种原滋原味的水灵灵的鲜活美感给我打开了另一扇窗户,那种感觉难以用语言表达。

  比如,形容时间飞快,中文说光阴似箭,稍纵即逝。但在英语里,表达就更形象、更逼真:Time files like a bird。在这里,时间长着翅膀,在日夜不停地飞翔,像一只敏捷的鸟。

  刘斌:感觉不一样,各有千秋。

  李春雷:是的,我们汉语有奇异的美,英语也有特殊的美,相互吸收,相互渗透,才会有更高层次的大美。大学四年,我没有虚度,没有浪费时光,同时还系统深入地学习了中国文学史和中国现当代文学史等课程,阅读了大量作品,坚持写日记,许多时候用中、英文交替写,磨砺文笔。业余时间遍览最新的文学杂志,并开始创作,发表了一些散文美文。

  刘斌:语言是文章的基本元素,其意境美感会使作品熠熠生辉,经历了“童子功”和“专业修炼”,才会出手不俗厚积薄发,逐渐形成自己的语言风格。

  李春雷:炳银老师曾经评价我的文学语言“如同四月的花信风,五月的桃花水,像‘歌之旋律,鸟之双翼’,能将散文、小说、诗歌和新闻语言融为一体,联合发酵,散发独特的语言芳香。语言精准传神源于洞彻的清明,通过现象洞彻本质真谛,进而用生动形象语言写尽细微之微被忽略的生命情绪,营造了亲切生动的气氛和场景。‘天机云锦用在我,剪裁妙处非刀尺’,融会贯通,精巧编织。”

  我一直把这些评论熟记于胸,把评论家的评论和读者的赞许作为方向,更加努力。

  我认为文学艺术首先要讲语言美,在语言美的基础上才有意境美、情感美,才能表达好思想、追求、担当、责任与义务。是勇士,首先要有闪亮的刀枪,才能上战场;是农夫,就要有好农具,才能种出好庄稼;是工人,就要有好工具,才能盖好楼,炼好钢;是歌者,就要练好歌喉;是作家,首先要有文字功底,才能笔下生辉,写好文章。

  刘斌:“言之无文,行之不远。”苦练“童子功”精神对广大青少年有励志作用。

  李春雷:我从小就有梦,有志向做文学人,当作家,把文字写得精巧醇美。练“童子功”是最好的训练和磨砺,要从小学阶段练起,打实基础。要想在文学之路走得远,专业学习是必要的,上大学最好,上不了大学要自修,打实基础,广开视野,才能站在高处看风景。完善自己的知识结构也很重要,知识拼图,吸取正能量,吸取古今中外的营养才能滋养心灵。光打基础还不够,还要完善人格——一个作家人格的高下,决定着自己作品能否走远。

  刘斌:你觉得报告文学写作人应该有怎样的风骨和肝胆?

  李春雷:纪实文学、报告文学压根不是“附庸风雅”,不是“歌功颂德”,更不是“风花雪月”、“缠绵情长”。这种文体是记录历史足迹,记录时代风云,要有对国家对民族负责任的使命,勇于担当,像杜鹃啼血一样地忠诚表达,是男人、硬汉的文体,要像太史公司马迁“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挺直脊梁,有风骨有肝胆,血气方刚,忠实为之。我不妄言自己的作品如何如何,但我可以坦言,我写的报告文学不论是长篇还是短篇,都是着眼国家意志民族命运,用纯文学反映真善美。说到这里,我很想谈一谈短篇之外的长篇报告文学创作情况。

  刘斌:是《钢铁是这样炼成的》和《宝山》吗?

  李春雷:对。特别是《钢铁是这样炼成的》写作过程,对我的意志品质是一次“血与火”的锤炼,太不容易了,刻骨铭心。

  我大学毕业后没能出国,到邯郸日报当编辑、记者、文体部负责人。1998年,全国掀起学习邯钢热潮,这是新旧世纪转折时期,国有企业全面困难中的一次深层次嬗变和改革,也是中国工业化进程中的一个大事件。新闻敏感和文学创作冲动使我产生一个念头,想用报告文学把邯钢经验和其特殊意义记录下来,传播出去。但是,障碍重重,我当时刚刚三十岁,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区报纸小记者,被人看不起,屡遭白眼。那时邯钢大门前每天车水马龙,《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大报记者频频出现,各地记者蜂拥而至,新闻报道更是铺天盖地。他们还把《创业》的主创大腕也请来了,拍一部电影叫《挺立潮头》,另外,还有从北京来的三位作家,也在写报告文学。所以,当我找到邯钢,说要写报告文学时,被果断地拒之门外。后来,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省委宣传部,再三表态不要一分钱赞助,就是凭实力写一本报告文学精品,为河北争光。去了几次之后,他们终于答应了,同意介绍我去写。但邯钢的态度仍是不太配合,不安排采访。说实话,直到这本书写完,书的主人公也没有接受采访(当然,书出版后反响良好,我们成了朋友)。我咬紧牙关,找不到现任的人采访,就找退休的老职工采访,每天骑着自行车在邯郸城里转,走街串户,到家里拜访,真是苍天不负有心人,我找到了五十年代邯钢创业时期的窦洪勋老人,他给我讲了许多珍贵的邯钢历史细节。后来,又陆续顺藤摸瓜,找到了一些邯钢发展的见证人,口述了许多情况,都是资料上根本没有记载的,使我对中华民族从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进程,从邯郸的变革到中国工业化进程有了深入的了解和深刻的思考。

  刘斌:听你讲过写《钢铁是这样炼成的》是“凤凰涅槃”的过程。

  李春雷:是这样的。我是农村孩子,从来没进过工厂,没有工业生活经历,在报社做文艺版编辑,接触的也都是文学杂志和文学青年,过去对于工业和经济,特别是理论,根本不感兴趣,我实在不知道钢铁到底是怎样炼成的。现在写这么大的工业题材,更加上对方不配合,而我立誓又要写一个精品,这简直太难了。全书25万字,我写得太艰难,写了撕,撕了重写,痛哭二十多次,为自己痛哭,怎么这么难?为什么选择这么一个最难写的题材?工业题材极其枯燥,但我必须硬着头皮去苦思,去钻研,还要理解透彻,还要用文学的柔软、芳香去表达。

  为了真正地、深层次地体验大工业生活,我下定决心,到最艰苦、最危险的炼钢炉前体验,而且越是节假日越要与工人们在一起。那一年除夕的晚上,我在火红的炼钢炉旁和工人们一起值班,当外面的鞭炮声稠密地响起的时候,我猛地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现在是大工业时代,早已远离了我所生活和熟悉的农业文明。农村里所有的农活此时都停歇了吧,可这里不行,社会化大生产就这样连续化、周密化,你今夜的产品就是别人昨天的订单,就是社会上明天的产品。整个国家的工业系统就像一个无形的须臾不可停顿的巨大链条,环环相扣,隆隆运行,于是,市场上的产品更丰富了,我们的生活更便捷了,我们的社会也更文明了。这就是经济时代的主脉搏,我此时才第一次真真切切地从心底感受到。

  更意外的是,那一天晚上还突然发生了一次事故:钢水大喷。满天钢花飞舞,在我们外人看来是一个漂亮的画面,但在他们却是一次最危险的战争。每一朵钢花都是一滴最炙热的钢液,飞到脖子里,溅进眼里,钻入耳道里。不幸,这一次我也赶上了,我急忙往远处跑,可一滴美丽的钢花还是追上了我,溅在了左手无名指上,我本能地去用另一只手去抓,顿时,手上血肉模糊,钻心地疼痛(至今还留有白花花的疤痕)。当时,那些工人兄弟们并没有像我一样抱头鼠窜,而是迎着稠密的钢花,去排除事故。这一次事故中重伤几人,轻伤十多个。也正是这一次事故,把我与工人之间的情感一下子打通了。从此之后,我再看到他们,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成功秘 李春雷 《朋友》 习近平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5/9/9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摄影作品《龙凤呈祥》创作过程 下一篇《白鹿原》:永恒的精神感染力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