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陈谦:震撼之后的思考是写作原动力(一)
2017-05-18 22:01:15 来源: 作者: 【 】 浏览:2975次 评论:0

陈谦:震撼之后的思考是写作原动力

来源:华语文学网微信公众号

陈谦

江少川:你曾经说过:如果不来美国,就不会提笔创作,你为什么会这样说呢?这是否也代表了一部分理工科出身的新移民作家到国外以后搞创作的人的心里话?是什么触发你到美国后提笔写作?尤其是你怎么会会辞去工作,全身心投身于创作?

陈谦:我这话是根据个人经历,对比我在国内的大学同学的生存状况而生出的感慨。因为按我们专业发展空间的局限,国内生存压力的现实,我觉得我若在那样的环境里生活,就不会有精力和兴趣去写作。这并不代表其他人的想法。

在美国的经历,打开人的眼界,开放人的心灵,甚至改变人的世界观。震撼和感慨之后的思考,是我写作的原动力。

在美国上学后,到了1994、1995年,学位念完了,工作也稳定,所谓美国梦,房子、车子的,也变得不那么遥不可及。待安定下来后,日常的生活开始了。每天早出晚归上班下班,让人开始觉得很闷。正在这时,我在海外碰上了中文网络写作的第一波浪潮。现在大家都讲网络文学了,但在九十年代中期,当时中国大陆还是完全没有网络这东西的,中国人都不能上网,更别说网络写作了。中文网络写作最早是在海外的开始。我的很多朋友也开始写,我在海外读到他们的鲜活生动的作品很激动。在英文语境中,我突然看到还有这么多中国人用中文在写,而且写得这么好,我来自儿时的对文字的爱好一下子被激活了。我就也开始上网写。

当时在美国,应该说,全世界除了中国大陆以外,遍布世界各地的中国大陆留学人员基本都知道有一个网络刊物叫《华夏文摘》,它今天还在。我就开始给《华夏文摘》投稿。《华夏文摘》是一个很正规的电子杂志,一周出一期,它当年的全球电子邮件直接订户就有数万人之众。海外当时的中文媒体很不发达,中国大陆的消息难以及时获得。有了网络就大大改观了。《华夏文摘》当时通过网络给大家传递很多有关中国大陆的最新信息,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海外大陆背景的人士对中文世界的信息的需求。网络写手们在不同的中文邮件组里非常活跃。我就开始上去写了。当时的笔名是“啸尘”。那时结识的网络上的朋友,很多如今还叫我“啸尘”。那时候我写了不少有关留美经历和感触的散文、随笔。在这个过程中,开始找回了对文字的感觉。而且每个星期五上午你的作品出来的话,文后会列出你的电子邮箱,就能及时获得反应,跟读者有即时互动,这在当时是非常新鲜的事情。比如说我有一篇谈文化“边缘人”的文章,因为谈及大家都深有感触的文化冲突问题,在《华夏文摘》发出的那个早上,邮箱一开就看到六七十封邮件。在这种活跃的互动和良好的交流环境中,自己更想通过写作与人分享自己的生活感受了。

我也可以说是在母亲去世的阴影中开始写作的。我母亲在1995年春去世,之后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情绪非常不稳定,写作在那时对我是一种安慰和疗伤。在写了一段散文随笔之后,我发现自己的兴趣是在写小说上,也就是感觉到更大的挑战是写小说。这样,我从1998年开始小说写作。我记得特别清楚,刚开始写小说时,编圆一个故事都很难的,但这种有挑战性的写作让人有精神上的愉悦。我在吃力地学习小说写作的过程中,听朋友说,你用中文写作,那你重要的读者应该在中国。这话让我上心了。我就尝试往国内投稿。到了第一部自己觉得像点样子的小说写出来后,我投给国内的《钟山》杂志。《钟山》杂志副主编当时是傅晓红女士。她收到我的小说后,来信表扬了几句,并说要在杂志发表。后来我见到她的时候,她说我那小说的文字是年轻幼稚的,但小说的表达有新鲜的气息。这便是一个有经验的编辑所具有的能力。对她来讲,选发我那部小说也许是一种偶然,但对我这样一个在远离中文核心语境独自学习写作的人来说,是很大的鼓励。这让我对写作小说多了点信心。接下来,第二部就写了长篇小说《爱在无爱的硅谷》,它一出来,就很顺利地在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了。这是让人意外的事情,当然也是很大的鼓励。

后来我开始转到当时海外著名的文学文化网站《国风》写专栏。《国风》是以专栏作者的形式运作的。就是每个月,作为专栏作者要更新自己的一次栏目,就是这样排版。我那时工作很忙,就通过这样的形式逼着自己每个月写一章,小说《何以言爱》《爱在无爱的硅谷》《覆水》《残雪》《落虹》,以及《特蕾莎的流氓犯》等等,都是以这种方式在《国风》上一月一章地写出来的。我的专栏有很稳定的读者群,不时还有反馈。我就慢慢写。通过这样的道路,找回了我自己的爱好。

至于说到辞去工作而全身心投入写作,这在理解上有偏差。

我来到美国后读书深造,毕业后进入硅谷高科技公司工作,在技术更新换代非常频繁、工作压力极大的高科技行业里当了十几年的芯片设计工程师,承受过的工作压力是难以细表的。这里面也有个人兴趣的问题。早年有生存的需要,所以工作的目的是谋生。从这点说来,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所学专业能够带来相当不错的职业和收入,让我能比较顺利地跨过了新移民最难的生存关。到后来,生活比较稳定了,有机缘能够退一步,做个休整。

我如今的生活状态谈不上是全身心创作。我花更多的时间阅读、陪伴孩子成长、旅行、健身等,只在有感觉的时候才写作。这是我的写作速度慢,作品量低的主要原因。

陈谦长篇小说作品

江少川:《爱在无爱的硅谷》是你的第一部长篇,是你的母亲1995年去世后开始动笔写作的,这之间有什么关联吗?请你谈谈创作这部长篇的动因与过程?

陈谦:我在上面谈写作经历时,已部分回答了这个问题。《爱在无爱的硅谷》的写作,不是直接跟我母亲的去世有关联的。《爱在无爱的硅谷》这部小说我是在《国风》专栏上写的。基本是每月一章,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写成的。

硅谷是我来美国后住得最久的地方。转眼算来,已有十年的光景,它见证了我的成熟、成长。而跟其他的硅谷人一样,我经历了它的谷底、复苏、高峰、泡沫。当然,眼下我正亲目睹着它最新的一轮幻灭。这是我在美国最熟悉也最有感情的地方。

动笔写书的时候,硅谷正处于它的白金时代,每天出六十多个百万富翁的神话,正广为流传,举世皆知。那绝对是一个以成败论英雄的时代,而成功的标准,就是量化的财富集累。人们关注的,是创业成功、公司上市、股票飞红暴涨。在网络泡沫横飞的时候,这并不是神话,你周围到处是可见可感的奇迹,一个人想要不迷失,非常的难。那时你随便走到那儿,只要是人在一起,你听到的就是股票的消息、公司成功上市的消息。而拿到钱了,便变换成物质:名车、华屋,你很少听到、见到有人会停下来,跟你谈一谈,一些比发财、“成功”更有生命灵性的话题,比如文化、比如个人内心真正的激情所在、梦想所向。可是,我却是知道的,有一些人,比如我笔下的女主人公苏菊,即使是在那样让人头晕目眩、催人迷失的时代潮流中,也会忍不住停下来,因为一个对生活愿意思考、有所追求的人,是懂得必然的:人生肯定是有一种比物质更高的境界,它是值得你追求的,哪怕是尝试着追求。

而小说里的两个男主角:利飞和王夏,则是摆在苏菊人生道路上的两种必然。利飞的完美,王夏的率性都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陈谦 后的思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1/6/6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儿童节特刊:曹文轩说孩子的故事.. 下一篇周梅森:《人民的名义》成功秘诀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