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经典的困顿和苏醒(一)
2016-05-12 12:50:44 来源: 作者: 【 】 浏览:1879次 评论:0

经典的困顿和苏醒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6年05月11日14:39 来源:中国作家网 陈众议
塞万提斯   莎士比亚塞万提斯                              莎士比亚
列夫·托尔斯泰      陀思妥耶夫斯基列夫·托尔斯泰                     陀思妥耶夫斯基
俄罗斯插画家奇斯加科夫 为《堂吉诃德》所作插图俄罗斯插画家奇斯加科夫 为《堂吉诃德》所作插图

  我们知道,一年一度的“世界读书日”是以塞万提斯和莎士比亚的忌日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立的。尤其是今年,适逢塞万提斯和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全世界读书人再一次聚焦这两位文学巨匠;我国读书界自然也不会忘记同样逝世400周年的汤显祖,同时反观我们的阅读情况。

  阅读的困顿

  老实说,我们的阅读情况不容乐观。且不说我国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处于世界中下游(2016年“世界读书日”公布的有关调查数据表明,2015年 我国人均年读书量仍不足5种),较欧美国家和亚太发达国家仍有很大差距。同时,青少年的电子阅读量迅速飙升,其内容多为快餐类影像作品和闲聊,即主要属轻 阅读、浅阅读范畴,罕有经典间架。更令人瞠目的是2013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网上抽样调查结果:我国“四大名著”之首的《红楼梦》居然在“死活读不下 去”的榜单上赫然居于榜首。与此同时,《三国演义》和《水浒传》横遭批判,其做法无非是将它们剥离历史土壤,并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关于《西游记》,或可 作为个案多说几句,因为它一直是我国少儿读物中的第一经典。然而,它被反复恶搞。乡贤章金莱(六小龄童)颇为愤懑,以至于不惜“以身试法”、对簿公堂。而 孩子们看了许多恶搞、大话之后,便再不像我辈这么“迂腐”了,唐僧娶妻生子、悟空与白骨精恋爱之类早已先入为主,占据了他们的记忆和想象。别以为那只是简 单的搞笑。说到笑,当初我看《西游记》也一直在笑,笑唐僧迂(苦笑不迭!),笑猪八戒黠(可气可笑!),笑孙悟空精(服膺的笑!),笑沙和尚憨(会心的 笑!);后来长大了,慢慢有了些阅历,便开始拿师徒四人比附国民,乃至国民性,谓唐僧像儒,八戒像商,悟空像侠,沙僧像民。而他们之外的那一拨神仙是高高 在上的官僚主义,而白骨精们是为非作歹的匪。再就是:一如蒲松龄是书生,因此美丽的女鬼都爱上了书生;吴承恩也是书生,所以妖怪都喜欢唐僧。而唐僧又何尝 不是书生?!他所做的其实是现代意义上的“洋插队”——先留学,而后回国译经授业。吴承恩无非是夸大了我等儒生的迂腐劲儿。要说信仰这东西就是厉害,无论 释道儒侠,还有各色主义,一旦信了,也便身不由己。于是,唐僧心心念念的是他那一亩三分地。但他是幸运的,因为他成功了,而许多儒生却成了范进。孙悟空是 侠义的化身,忠肝义胆、火眼金睛,却不乏逆反心理;讲道义、有信仰,但不墨守成规。他是孩子德育教学的好范例,盖因他是非分明,乃古来忠臣名士的代表。沙 僧代表芸芸众生,他勤勉敦厚、任劳任怨,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轻易还手。八戒的两面性,甚至多面性则最可用来比附一般意义上的国民性,甚而劣根性。他狡黠,但 只是小聪明;贪吃贪色,却又惰性十足、不思进取;时不时地占点便宜、开个小差,吃亏时不是阿Q似的自我安慰,便是蛮不讲理地抱怨别人。

  当然,情况远不止于兹。屈原遭到了“弗洛伊德的攻击”,成了“同性恋者”,于是其爱国主义精神被“恋君情结”所颠覆。此外,从杜甫到鲁迅,无数 经典作家被或多或少穿上了小鞋。于是,经典作家作品作为民族文化母体的基因或染色体地位被彻底撼动,甚至颠覆。这当然不是个别文人墨客或影视大腕心血来 潮、指点古今的结果,其背后是资本和文化消费主义的强劲推动,也是“全球化”时代“去民族意识”、“去意识形态”的必然结果。我的问题是:既然国家尚未消 亡,白宫的主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强调美国利益,我们却轻易瓦解作为国家认同、民族认同、价值认同和审美认同重要根基的文学经典,那不是犯傻或别有用心 又是什么?

  魔侠的来临

  话说回来,颠覆“经典”的做法是文学的本分。但这个“经典”始终是加引号的。譬如塞万提斯颠覆的“经典”是以消遣为目的的骑士小说。曾几何时, 骑士小说在欧洲风靡一时。用最简单的话说,骑士小说之所以风行欧洲,尤其风行西班牙,是因为王国的复兴或建立(西班牙则是打败了占据伊比利亚半岛长达近8 个世纪的阿拉伯人,并迅速擢升为强大的帝国)。而骑士阶层作为“王国复兴”的主力完成了历史使命。骑士们被封官加爵,远离了金戈铁马、过上了养尊处优的生 活,成为新兴市民阶层梦想的归宿。后者正是“航海大发现”的精神基础。哥伦布所率领的西班牙冒险家并不知道美洲的存在,他们的目标是“大中华帝国”,只是 阴差阳错到达了美洲,并误认为那是印度。稍后历任菲律宾总督的西班牙人一直觊觎富饶的中国,并多次上书国王派兵“占领”。只不过西班牙帝国早被野心所累, 已然是无可奈何的明日黄花。但骑士梦想仍萦绕在西班牙市民阶层心中;于是,过去的骑士生活被逐渐艺术化。比如,多数骑士小说的主人公不是一手举剑、一手握 笔,就是浪漫的冒险家;他们为了信仰、荣誉或某个意中人不惜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他们往往孤军奋战、特立独行,具有鲜明的个人英雄主义倾向,同时不乏神秘 色彩。塞万提斯则开宗明义,要用《堂吉诃德》来扫除骑士小说的那一套有害心灵的无稽之谈。于是,骑士小说被淋淋漓漓地戏说了一番。于是,孩子们看《堂吉诃 德》会笑,而成熟的读者却每每在堂吉诃德的疯癫面前潸然泪下。

  同样,莎士比亚在喜剧一统天下的时代写下了使他得以成为经典作家的一系列悲剧。适值人学颠覆神学,人性的本能成为文坛刺激观众、获取资本的猛 料。毫无疑问,文艺复兴时期的伟大思想家始终视人本主义为双刃剑,即它在否定神学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彰显了人性的另一面:资本产生和发展的润滑剂。而文 艺复兴运动作为人本主义的载体,无疑也是资本的温床。14世纪初,但丁即在文艺复兴运动的晨光熹微中窥见了人性(人本)三兽:肉欲(豹)、贪婪(狼)和狂 妄(狮)(见“神间喜剧”《神曲》)。未几,拉伯雷在《巨人传》中恶搞神学,并酣畅地狂欢了一把。伊塔大司铎在《真爱之书》中把金钱描绘得惊心动魄、无所 不能。薄伽丘则以罕见的打着旗帜反旗帜的狡黠创作了一本正经的“人间喜剧”《十日谈》。15世纪初,喜剧在欧洲遍地开花,幽默讽刺和玩世不恭的调笑、恶搞 充斥文坛。16世纪初,西、葡殖民者带着天花占领大半个美洲,伊拉斯谟则复以毫不掩饰的快意在《疯狂颂》中大谈人类下半身的“那样东西、那样东西,只有那 样东西”才是创造人类文明的真正动力。

  然而,莎士比亚仍在其苦心经营的剧场里左右开弓,而塞万提斯则通过堂吉诃德颠覆了骑士小说、使人目睹了世风日下和哀鸿遍野。

  经典的苏醒

  巴尔加斯·略萨认为经典有自我翻新的能力。然而,事实是经典的翻新或复苏取决是时代社会,即读者的青睐和激活。

  且说随着启蒙思想家,尤其是浪漫主义的理想被现实所粉碎: 19世纪的现实主义作家将矛头指向了国家(具体说是资本主义国家),从而改变了经典的界定方式。这其中,马克思和恩格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恩格斯在评 价巴尔扎克时,将现实主义定格在了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这个典型环境已经不是启蒙时代的封建法国,而是资产阶级登上历史舞台以后的“自由竞争”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经典的 苏醒 责任编辑:已己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1/2/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李尔王》:文艺复兴的隐暗面 下一篇没有了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