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有滴眼泪没从心里流出……(二)
2014-02-12 15:27:02 来源:何建明新浪博客 作者:何建明 【 】 浏览:15012次 评论:0
者见他半夜出了宿舍没有回来。到底干什么去了,谁都没有追查下去。

第二天是司令部开全体人员会议,布置冬训动员。会议室就在支队大楼的第二层顶头的那间房,也就四十多平方米面积。司令部排以上干部四十多人能去的都去了,独缺天津这位技术员。由于大家可知的情况,会议主持人对他也没有追究下去,会议照常进行。然而不到半个小时后,一场血腥的悲剧拉开了序幕——这位天津老兄端着冲锋枪,从楼下直奔二楼的会议室。当时楼道上有一名支队首长的警卫员一见苗头不对,便向他喊了一声:“你要干啥?”

冲锋枪立即响起,随即喷出火焰……警卫员应声倒下。

这时,惊恐的会议室里有人从门里探出头来往走廊里一看究竟,哪知只见一串“哒哒”作响的子弹直向他飞来,顿时此人脑壳开裂,白哗哗的脑浆溅满会议室门里门外……

“有人杀人啦——”会议室内顿时大乱,可是没路可逃。唯一的一扇大门被这位端枪的天津老兄用枪口死死地堵住了。

“趴下!统统趴下——!”他命令道,眼睛里喷着血。

在场的十几个女军人早已吓得哭天喊地,平时很显威的男军人们十有八九也都举着双手,浑身像筛豆的簸箕在地板上颤抖。但也有勇敢的人想从窗户上夺命而逃,结果引来又一阵枪响,如注的鲜血喷溅在房顶上、喷溅在趴倒的人群的脸上……

“救命啊——”有人喊。喊的人很快又被子弹击中而毙命。之后再不敢有人喊了。

会议室里只有一个残狼的声音在狂叫——他便是那位天津老兄的发疯声:“张某某,你给我出来!”他叫着前女友的名字。张某某钻在别人的裤裆下就是不敢出来。

不出来并不能逃过一劫。持枪的天津老兄上前朝那前女友的屁股上猛踢一脚后,板动冲锋枪的板机,一串子弹将他的老乡上身打得穿烂,而且同时又把旁边的一个年长的技术员击毙。

“骚货!这就是你的下场!”打死前女友后的他,一边不停地骂着,一边还在寻找另一位报复的对象。“崔某!你小子给我出来!”他把枪对准前女友的新男友,并且将其支到墙壁贴站着。

那戴眼睛的小伙子流着眼泪乞求起来:“有话好说!有话好……”

“去你妈的!”话未落声,“砰”的又一声枪响。墙壁顿时像涂了一道红油漆——可那是有腥味的鲜血。

“程!程你给我出来!”他完全疯了,冲着趴在地上的人群再次狂喊。这回他叫的是我老乡、支队“一枝花”程某某。

“你这混蛋!丧心病狂——!”有人突然从背后将凶手拦腰抱住。但持枪的他很快调过枪口,从自己的裤裆下朝后面板动枪机……又是俩人倒在血泊之中。

无路可走的程站了出来,那张美丽的脸唰白,两眼一动不动地盯着凶手的眼睛。“要杀就杀我吧!你放了大家……”她说,说得异常平静。

凶手的身子抖动了一下,竟突然放声大哭起来:“我、我没有想杀人,我不想杀人。可你为啥骗我,为啥跟别人好了啊?你要回答我:你到底爱不爱我?啊,你到底爱不爱我?”

会议室内静得出奇,能听出每个救生者的心跳声。大伙儿都在等待她的回答。

这时,只见程死盯着对方的眼睛,然后镇静地摇摇头:“我不爱你!从来就没有爱过你……”

“你?!你去死吧——!”凶手彻底崩溃了,那支冲锋枪再次喷射出红红的恶焰……我的老乡——那枝美丽娇艳的军营之花就这样彻底地粉碎在这恶焰的扫射之中。

之后的几十秒里,又有几位无辜的战友倒在凶手的枪口下。在持续十几分钟之后,从窗口外射进的一颗手枪子弹击中了凶手的脑壳……

这又是个意外:在天津老兄行凶的时候,正在营房内遛达的一位犯了错误、闲着没事干的支队副参谋队听到枪声后,知事情不妙,立即回家拿了手枪火速赶到现场,随后飞身从一楼外墙跃上二楼会议室外墙,乘凶手不备之时,射出了一颗正义的子弹。

西北支队的这场血案,震惊全军。但并没有传达到所有部队,就是我们同一个部队也只传达到团级干部,我们当时还很年轻,只是从老乡那里听说了事情的一些真相。我是部队的见习新闻干事,有机会接受采访任务和参加有关会议而到各个部队去,所以信息要来得多些和快些。

因为西北支队的这起血案,从此部队对枪械的管理更严了,一般人不易接触到枪械,即使警卫人员站岗放哨背着的枪也是没有子弹的。另一个事管得更严的是男女之间谈恋爱的事,几乎被封杀了。原来就不能有爱情的部队,从此彻底变成了禁欲区。我深刻而清楚地记得有两件事:一次是有回“八一节”期间,我们与驻地湖南怀化文化局联合搞一次军民联欢会,因为工作关系,当地文化局的一名局长的女孩子跟我认识了,她似乎对我有点那么个意思。有一天星期天跑到了营房找到了我。尽管我已经是军官了,但依然十分害怕与女性接触,尤其是单独与地方女性在一起。偏偏在送这女孩子出营房时被政治处主任看到了,当晚这位主任将我叫到他办公室刨根问底地盘问了我好一阵,最后警告说:如果想在部队里继续呆下去的话,我就不想看到你的这种行为有第二次!

当时我真的被吓着了,吓得以后见了女同志就躲得远远的。

军营不能有爱情,军营里不敢有爱情。当时的军营里只能男兵和男兵在一起。我们唱的歌最多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打靶归来》;除了看电影我们再没有其他什么业余文艺生活,电视还不普及,集体活动就是打篮球,除此便是老乡之间的偷偷喝酒与抽烟。现在想想真像一群不懂文化的兵痞。至今有些场合有人非得拉我去跳舞,我只能告诉他实在不会。人家不相信,说你身为作家协会副主席,风流倜傥,不可能连跳舞都不会吧!我能说什么呢?在我们最有可能成为舞者的时候,部队生活根本没有机会让我们去学舞和跳舞。甚至连女人是什么样,我们几乎都是在书本和电影电视里去感受那“和尚”式生活里的一丝纯单相思而已。

然而,不能有爱情和不敢有爱情的军营,偏偏有暗地里燃烧着的爱情火焰在熊熊燃起,且越燃越烈。他们是男兵和女兵之间的,男干部和女兵之间的,男干部和女干部之间的,还有男干部与地方女人之间的……

由于部队是新组建的,开始两三年间基本没有女兵,直到第四、第五年后陆续招收了一些女兵,她们基本上被分配上卫生队和通讯股。记得当时有四名女兵在通讯股的话务班,也就是机关的电话总机工作人员。这4个女兵都是西北支队的干部子女,她们属于内招兵,当时这种情况很多,算是对部队干部子女的一种安置,免去了他们的工作担忧。4个女兵的到来,让机关男兵们欲欲一试,但谁都不敢接近她们。这4个女兵就像骄傲的天使,出出进进,都是成双成双,她们走路哼着歌,眼睛向着天,似乎根本就没有我们这些男兵的存在。可是等她们一到宿舍,就会听到那种前俯后仰的爆笑声。男兵们只能远远地望梅止渴,谁也不敢越雷池一步,除非不怕开除军籍和吃处分。那个时候,当兵无论是城市青年还是农村青年们最好的人生选择,谁都不会轻易想放弃穿绿军装的机会,所以再禁锢的纪律我们依旧能默默地接受。男兵们唯有可能解脱的只有两条路:一是钻进被窝偷偷地听邓丽君的情歌,二是在军被上添加一个个“地图”(遗精留下的痕迹)。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帅哥倩妹们一定说我们傻,而那时我们确实也傻,但你不傻又能怎么着?

河南兵肖源就不傻,此人平时很会给当官的讨好,而且他也确实能干,尤其是能在当官面前永远低着头装孙子。比如他在司令部警备班,星期日基本上看不到他休息,不是在参谋长家劈柴,就是在团长家擦地板,军务股股长的臭袜子没有一只不是他洗的。我们这些江苏兵虽然比他们河南兵晚两年入伍,但没一人愿像肖源那么下贱、装孙子的。但人家老肖根本不在乎我们这些新兵蛋子对他的冷嘲热讽,该干什么照干什么,加上他胖乎乎的身子,一年四季额头上淌着汗珠子,浑身有股难闻的臭气,我们实在不愿挨近他。

“香不香,臭不臭,穿上四个口袋才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眼泪 心里 流出 责任编辑:已己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2/5/5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郑泽堰传奇 下一篇大江高歌向北流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