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有滴眼泪没从心里流出……(三)
2014-02-12 15:27:02 来源:何建明新浪博客 作者:何建明 【 】 浏览:15010次 评论:0
顶用!”肖源常这么说。“四个口袋”是当时军队干部的服装,四个口袋标志是当官的,战士军装只有两个口袋。从河南兵那里知道,肖源家其实很穷,兄弟姐妹七个,他是老大,父母把他送到部队当兵,就希望他能当上官。我们那时能够当个军官,等于现在当个部长、厅长似的,全家人甚至整个家族都是一种荣耀,经济和政治地位都会彻底改观。肖源已经入伍四年,眼看着马上就要提干了,偏偏这个时候出了一场大事:

那是1977年的夏天,我们一吃完晚饭,就去篮球场上比赛打球。打完球洗澡完后就乘凉,因为那时房间里没有空调,连电扇都没有,所以只能到房间外凉。机关三楼顶上有个平台,可见肖源撑着他是老兵,又是首长眼里的红人,他一直独霸着不让河南兵之外的其他人上那个楼顶平台。我们很生气,也没有用。干部都住家属楼,只有我们当兵的在机关办公楼上住着,所以一到晚上对楼顶的平台格外羡慕——那楼顶平台既能乘凉,又能观夜景,还没有蚊虫咬,羡慕得我直骂肖源是“王八蛋”。

没撤,在部队里,多当一年兵,就能夺死一大片。与肖源一同当兵的河南籍老战士在我们的机关约十来人,他们还都是些平时表现积极的“五好战士”。可就是有一点让我们不服:独霸乘凉的楼顶平台。

楼顶平台上有多少惬意之处,让我们没有去过的小兵们越发想像。可河南兵们一个个显得很神秘,每当有人谈论起晚上乘凉的楼顶平台时,他们总是相互对对眼,对外人密而不谈。

有几次我们江苏兵和浙江兵二十多人联合起来,想来一次“攻克”防守,抢占楼顶平台,以获乘凉权。然而最终还是失败了——河南兵虽人少,却有人会少林功夫,尤其是肖源,挡在上楼口,光着身子,握着拳头,冲我们说:“谁想上来,就从老子裤裆下钻过去!”

打群架也是要受处分的。我们只能认输装怂了。

楼顶平台成了我们江苏兵、浙江兵的耻辱。正是这份耻辱,又异加让我们获得它。偏偏在我们觉得根本不可能有此机会时,一件谁都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那是“八一”节的晚上,我们几个老乡在房间喝小酒时,突然听到三层楼上的电话班那帮女兵哇哇大叫又哇哇大哭起来……

不一会儿,见副团长亲自带领直属中队的二十多名官兵,冲向楼顶平台。一阵骚动之后,我们见副团长他们押着肖源等八个河南兵从楼顶下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们都不知发生了啥事,相互打听,但没有告诉我们到底出了啥事。

我们又跟着后来赶来的保卫股股长一起上楼到电话班女兵们住的房间想探问究竟。但上楼,保卫股长眼睛一瞪,把我们全都吓回了宿舍。

这一夜,我们一直在打听,但都没有获得准确情报。可是第二天整个部队都炸开了:河南兵偷看电话班女兵裸身……

这样的事在今天似乎没多少人感兴趣,因为女人裸体不仅在电影电视和网络上到处可见,而且满街古今中外的图书画刊里的各式各样的裸女画照皆有见之,甚至有女人还以赤裸裸地在公众面前脱衣露身为荣耀,不是吗?有电视女主持光身子的,有女电影演员脱光露腚的,有女草民在大街上故意露点的,只要你说得上来的花样,无人不敢干。但在三四十年前,尤其是在三四十年前的军队里,哪个军人偷看女人裸体,必定是“死罪”。

我们部队上出的这桩事的相关细节马上传开了:据说这丑事最早是河南兵肖源干的,有一天他在楼顶平台上乘凉,听得三楼女兵宿舍里传来“叽叽咋咋”的谈笑声,出于好奇他的双眼往那发出声的窗口看去——正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了他一大跳:几个女兵竟然光着上身在屋子里乱蹦乱跳,而且一边唱着歌,一边侃着大山……那年轻女兵们白嫩嫩的身子儿、又挺又坚的小奶子,在灯光下晃荡着、抖动着、发淫着,惹得肖源口干舌燥,一夜未眠。第二天傍晚,他又早早地来到楼顶平台,独霸着不让任何人上去。夜幕降临,女兵宿舍的灯火又再亮起,那个夏天实在太热,我们男兵趁着当官们不在场时,都悄悄地把上衣脱了个精光,跑到室外乘凉。女兵不宜出门,于是她们在宿舍逍遥纳凉。但这些女兵们又很放肆,她们既没在意挂好窗帘,又把玻璃扇窗开得通透。按理我们机关的办公大楼是建在一个山丘上,独居高处,四周皆是空旷的夜幕,即使有人想窥测也只能乘坐直升机才行。但女兵们忘了一件事:此大楼是“工”字型建筑,她们的宿舍在主楼的三层,而顶楼平台则在楼顶的两头,于是站在顶楼上的斜角往下看,尤其是主楼三层、二层的各个房间能一目了然。肖源就是这样将女兵宿舍内的“裸女”们看得一清二楚的。按理说,这种情况也不能说他到底犯了哪条纪律,因为客观上他也非主观有意,二是也怪女兵们自己行为不慎,你嫌屋子里闷热,透透风不是不可以,但得把窗帘挂好或掩住,或者起码不应该光裸着身子嘛。但事情就这么巧,越是隐秘的事和越严禁的东西,越容易暴露和放任。问题是,肖源他自己看了悄悄占点便宜也就算了,他竟然叫来河南老乡一起看,开始是俩仨人,后来是一帮河南老乡都去“享受”,这就成了集体犯禁违纪了!

我们非河南籍的其他官兵们听后,既愤怒肖源等河南兵的行为,又暗暗偷着乐:因为爱拍马屁的这批河南兵如果因此事受处分而提不成干部,得益的就是我们后来居上的江苏兵、浙江兵了!欢天喜地的同时,我们还内心感到有点“失落”:毕竟河南兵他奶奶的还是有眼福——把那几个一向骄傲得眼朝天的通讯班女兵们看了个彻底,这是多么难得的福利啊!

事情闹大了。这几个女兵不干了,整天大哭大闹,甚至连吃饭出操都不参加,24小时呆在房间里不愿见人,军务股还得派人给她们送饭打水。女兵们哭闹的理由是:她们没法再见人了。这可不是小事儿,一天两天可以,十天八天长期这样还了得?支队领导火了,命令她们自己动手,正常上班。可女兵们也不是吃素的,她们很快把事情通知了远在西北支队的父母们。好家伙,这回热闹了:我所在部队的领导们感到巨大压力,他们没法压制女兵们的种种要求,只能将怒气泄在肖源等那几个河南兵身:交军部军事法庭按军纪论处!

于是肖源等七个河南兵被保卫股人员关押在一个临时拘留所。

不几日,我们听到传说,说军事法庭要判肖源等徒刑。我们江苏兵和浙江兵兴高采烈,三呼万岁。但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传出了不同的版本,有的说不判刑了,只给开除军籍处分;有的说还没有最后定,要报总政保卫部请示意见。

总而言之,那个夏天和秋天,我们部队最热闹的事就是这桩“偷看女兵裸体事件”了。

后来到了国庆节前,上级突然来通知:肖源等七名河南兵全部退伍处理,同时肖源还背了个开除党籍的处分。

热闹一阵的事终于尘埃落定,却反而让人有些伤感。尤其是肖源等七名河南兵离开部队的那天,我们许多人都在营房大门口默默为他们送行。在送行的队伍里有不少部队家属,她们几乎都是含着眼泪,嘴里不停的有人在说:可惜可惜了!也有人在骂是那几个女兵“小骚货”害了他们!

望着远去的肖源等人,当时我们心头也在反思:到底是谁的错呢?

一团阴云很久很久地笼罩在我们心头。

不久,我们又从另外一些河南兵那里得知:肖源回到老家后,原来在家谈好的对象吹了,他的父亲因此气得一场重病沾身而离开了人世。母亲受不了如此沉重打击,疯得不像人样。肖家从此家破人亡,身为老大的肖源受不了如此摧残,独自远走高飞,不知去向。其余退伍的六人,也个个灰遛遛的淹没在普通人群之中……

我们都知道,肖源的老家是河南贫困地区,这些人出来当兵的目的,只有一个希望:提干当官。当官后不仅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也可以改变整个家族甚至是七大姑八大姨的诸多家庭的命运,还能从根本上决定下一代人的命运。而就因为偷看了几眼女人的裸体,肖源他们和他们身后的无数人的命运彻底停留在原本的甚至是更低微、更卑贱的圆点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眼泪 心里 流出 责任编辑:已己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3/5/5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郑泽堰传奇 下一篇大江高歌向北流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