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有滴眼泪没从心里流出……(四)
2014-02-12 15:27:02 来源:何建明新浪博客 作者:何建明 【 】 浏览:15011次 评论:0
上。

听了河南兵传来的消息,我们江苏兵和浙江兵等部队官兵不免产生同情,但又有谁能改变这一切呢?

另一批人的命运也没有好到哪儿去。那几个女兵后来也都被遣散到其他几个团,之后我再也没有听到有关她们的消息。有人说,第二年部队就让她们退伍了;有人说仗着她们是部队干部子女,她们被留在军队继续当兵,不过据说没有一个是提拔成干部的。也就是说,她们很快先后回到了地方。可以猜想得到的是,这几个曾经部队的“美丽花朵”,回到地方后或许早早地嫁人了,或许一辈子独身着。总而言之,她们都销声匿迹了。

部队军营就是这么一个无爱的圣殿、和尚式的禁欲区,你既然来之,就得忍受和接受之。

禁欲的岁月、禁欲的环境,让我们这些当年的热血青年男儿们后来见了女人都很腼腆、害怕和内心又很淫秽。包括我在内,很多像我这个年龄当过兵的人,一生既不会唱流行歌,也不会跳交际舞,见了陌生女人更不会说什么讨好话和调情。几十年过去了,这种毛病仍旧。现在碰到一些场合,有人就觉得我们是在装葱、装孙子,其实不然,其实就是不会和习惯不会了。

男兵们禁欲似乎还能忍,因为义务兵役制最多四五年过去了,回家娶个媳妇结婚后啥事也能挽回过来。但那些提干当官后的人却常常出现“情况”:他们一般要在部队呆上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当然等提拔到营职干部后家属可以随军,那样天天在被窝里有女人搂抱着似乎问题不大。可从排级干部升到正营职,没有十年八年一般不太可能。出问题常在这十年八年之中,因为男人一旦结婚开禁欲念后,欲念反而更加强烈和渴望。也许几天一星期还能忍,一个月、半年还好忍吗?那时我们还年轻、没结婚,对此不知之。但我们见到了许多夷匪所思的事:比如突然听说有个好端端的干部吃了处分,吃的处分是“男女作风问题”。我们部队军务股的那个股人是浙江人,一表人才,用现在的话得“帅”极了,身材高大,英气勃发。每天早晨是他带我们出操,他的一招一势,让我们真正感觉到了军人的威武。比起那个短小的支队长等首长们,我们觉得军务股长才算是个指挥员。然而突然有一天我们听说这个股长被宣布“转业”了!

怎么回事?一打听,他与军务股的女参谋在保密室里“胡搞”被人当场抓住了。

在这位军务股长离开部队回老家的那天,我们许多江苏兵和浙江兵都到火车站为他送行,因为是他把我们从老家接兵到部队的,平时他对我们都很好。他一走,我们甚至觉得一下没了靠山。

“好好干,你们都有可能提干。我犯了错误,再不能关照你们了,全靠你们自己了……”没有了帽徽、领章的股长,一下显得毫无英气和威武之感,他的话让我们快要掉眼泪,但我们很快又把眼泪收进了心底。

弄不明白为什么每年全支队干部中总有几个人因为“男女作风问题”被处分或转业了?有一位我非常熟悉和要好的中队长,姓翟,贵州人。我刚当兵时,他是我新兵连的中队,其实他是副连级干部。后来我进了机关当新闻报导员,他在二中队当副中队长,此人非常能干,平时很少见他说话,管理部队有一套,也很严。但就是一直升迁不上去,后来听说他与营长和团里领导关系处理得不咋样,主要是这位副中队瞧不起他们,认为他们是玩虚的,喜欢玩拍马溜须。我记得这位副中队已经当兵快二十多年了,有四十来岁了,已经快到连级正职最高年限。因为他的中队是先进单位,故而我经常到他们那里去采访。

部队长年在野外执行任务,而且过一两个月就要转移到一个新地方,施工地都在湘西山区,越没有人烟的地方,越是我们部队工作的区域。几十年前的湘西非常落后,据当地百姓讲,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们部队到那些地方,是当地百姓由生以来第二次见“亲人解放军”——第一次是五十年代解放军进山剿匪,第二次就是我们了。于是我们的部队进山执行任务,当地百姓和地方政府特别热情。有时让我们那颗在营房内长久禁锢的心顿时有种倏然放松的强烈感觉,因为在野外工作的部队是以中队为单位,吃住在百姓家,生活在老乡圈内,天天与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百姓打交道,完全不像在部队营房内的“和尚式”生活状态。可以说,每到一处,我们的官兵个个都很精神,就连最不讲究的小伙子,也会把军装洗得干干净净,把帽徽领章别得端端正正,把腰带扎得紧紧的,胸脯挺得高高的,走起路来“卡嚓嚓”的——军官是黑色“三节头”皮革、当兵是的毛皮鞋,总而言之,谁都心里在盘算着如何在姑娘和女人面前显摆显摆。那些地方的姑娘和女人们呢,更是了不得,她们几乎天天围着我们这些当兵的转,白天黑夜的在我们身边唱歌嘻闹,仿佛是等待交配的雌凤凰。你只要稍稍注意一下,姑娘和女人们总在时不时地与她们看中了的当兵们卖弄着调情的眼神。对上的,也许当晚就趁人不注意时去约会了;有的则借个合情合理的理由,去做一件“军民鱼水情”的事去了,其实天知道去干啥“鱼水情”呢!

部队不是没有要求,但兵在外,禁可不行;将在外,令更可自己改。然后毕竟是部队,当兵的有当官的管着呢!但当官的谁去管?尤其是以中队为独立单位执行任务的那些中队长、副中队长谁去管?这好像没听说有具体的条例或措施,几个月一次汇报或营团领导巡视检查能发现得了啥问题呢?

显然这样的空白点也给部队干部出事带来必然的隐患。

那年我也已提拔为排级干部了,带我入伍的这位副中队年长我十四五岁的他才刚刚升至中队长。上级命令下达的那天,他的妻子——在贵州某市中学当老师的她正好来队探亲也在场,我们全体官兵为新任中队长庆贺。我们的中队长妻子非常漂亮,可以说是我见过的部队首长的妻子中最漂亮的一位。我们从心底里为中队长有这样的妻子感到高兴,同时也很羡慕。

然而后来出现的事,却令我们都感到不可思议。

出事的时间,距这位中队长的妻子探亲回家也就半个来月时候。那几天,当地公社的一名副书记来找中队长,说是他们要搞一个什么庆典活动,希望解放军能支持一下。那位副书记是个女同志,三十来岁年龄,干练利落,长得也漂亮,女人味十足。听说她丈夫也是位现役的军官,而且是野战部队的团职干部。

女书记当天把中队长请去公社商量事儿,谁也没有放在心上,但偏偏那天中队的施工现场出了事故,留在中队的副中队和几个排长又决定不了,只能让中队长定。可中队长偏偏不在,通讯员立即黑灯瞎火地跑了二十多里山路,找到公社所在地。当时公社的干部并不知道我们的中队长在他们的副书记那儿,就帮着那位通讯员去敲女副书记的门。

门是开了,但中队长和女副书记显得很狼狈,似乎衣衫都不整,表情更尴尬。好在夜里,又遇上部队出事故,中队长披上军装跟着通讯员便火速赶回了部队驻地。

事故很快就处理完了。第二天早饭后,中队长检查了一下施工现场,觉得一切正常,便对副中队长说了声还要上公社去跟人家谈“合作搞联欢”的事宜后独自走了。

似乎一切依然很正常。但命该让我们的中队长倒霉:下午时分,中队的施工现场又出了事故,且在出事故当儿,营部的营教导员随团里的副政委事先没有招呼便来到了中队。

“马上叫你们中队长回来!”副政委见现场主官不在,有些生气。通讯员和一排长骑上自行车——那个地方山路崎岖,吉普车都无法通行,只能靠人力自行车。

“中队长跟我们的副书记一起到某某村去呀!”公社所在地的干部告诉通讯员和一排长。

于是一排长和通讯员又大汗淋漓地骑车到某某村。到后一问,老乡摇头说:没见他们来嘛!

那这俩人会到哪儿去了呢?部队首长和公社领导顿时着急起来。湘西那个地方,自古就是土匪窝。在“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大家首先想到的是:会不会是暗藏的阶级敌人把这俩位革命干部给害了?

“立即组织所有人员搜查!”副政委命令道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眼泪 心里 流出 责任编辑:已己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4/5/5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郑泽堰传奇 下一篇大江高歌向北流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