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有滴眼泪没从心里流出……(五)
2014-02-12 15:27:02 来源:何建明新浪博客 作者:何建明 【 】 浏览:15013次 评论:0

“同志们地势不熟,我们给每个搜查小组配上两名基干民兵。”公社书记说。

“马上出发!天黑前必须将他们找回来!”营教导员亲自带了一队人马,跟着公社书记向大山进军。其余两组各奔东西,到附近村子搜查。

两个多小时后,到附近村子搜查的两个小组回来报告:没有找到。

“娘的,这一对狗男女不会做出格事吧?”副政委把茶杯往地上一扔,火气冲天地吼道。

会到哪儿去呢?营教导员和公社书记的那个搜查小组在山上转了半天、喊了半天也没有人影,于是他们暂停下来思忖起来……

“会不会被什么人弄到后寨的山洞里去了?”公社书记突然转身望了望密森深处的山崖,嘴里嘀咕道。

“这山里有洞?”营教导员疑惑道。

“有。过去土匪就藏在里边。听我父亲他们说,由于里面有条地下暗河,当年解放军剿匪时在那山洞里还打了一场不小不大的仗哩!”公社书记说。

“走,进洞搜——!”教导员一挥手,身先士卒走在前面。

“有人吗?”他们披荆斩麻,到达洞口后朝黑洞内喊了一阵。

没有回音。

“进洞看看。”教导员说。

公社书记拦住了教导员和一起参加搜索的我们中队的几位解放军官兵,说:“里边情况复杂,还是我和几个基干民兵下吧!”

于是几位地方同志打着火把进了洞。谁也不曾想到,才几分钟,公社书记就气呼呼地出来了,只见他一出洞,就将火把往地上一扔,骂骂咧咧开了:“他娘的,太不像话了!丢死人了!”

教导员等不知咋回事,急切地问:“咋回事?”

公社书记指指后面:“你们看吧——”

后面是什么?原来,几个基干民兵架着那个落魂似的女副书记正从洞内出来。

“这是……?”教导员等部队上的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问那女副书记。

那一身泥水和肮脏的女人捂着脸,“呜呜”地哭着,突然拔开人群,飞步逃开了现场。

“到底怎么回事?我们的中队长呢?他跟她在一起吗?”教导员急着要找自己的人,便追着公社书记问。

公社书记瞪着眼睛,这才跟教导员说了个明白:“他们俩人在里面脱光衣服搞鬼呢!被我们当场抓住了!你们那个家伙有本事,跳进了洞内的暗河,逃走了!”

“我的天哪!真他妈的丢人!”教导员气得直跺脚,突然又一想,急忙问:“那暗河能通到什么地方去呀?”

“十多里外的李家庄。那里有个出口……”

教导员没等公社书记话落音,便命令几个随行军人直奔李家庄。

后来的事并不复杂:等教导员他们到达李家庄时,我们心目中一直尊敬的中队长像条落汤鸡似的瘫坐在洞口——因为他没法走了,外面的军装没了,连上身的衬衣都不剩,只有下身一件短裤刚刚能掩住下体,全身上下多处皮肉被划破流着鲜血……

“披着衣服,给我滚回中队去!”教导员怒吼一声,令几位随行官兵押着狼狈不堪的中队长朝部队施工驻地回走。

部队上下又一次炸开了:堂堂一名连级中队长,与地方一名女干部鬼混当场被抓,这闹剧让我的部队首长无地自容,原本亲如一家的“军民鱼水情”,全给搅得稀里哗啦,“鱼”和“水”都气邪了眼!

“立即撤回部队!”上级命令正在野外执行任务的这个中队全部撤到几百里之外的团部接受整训。

中队长的命运自然不言而喻。不多时,关于处分他的决定下来:20级干部,降至23级,并且立即转业,连带背上一个留党察看两年处分。

宣布中队长的处分决定,可不是通常的悄悄进行,而是公开的干部大会。那天会场极其严肃,昔日雄纠纠、气昂昂的中队长,完全变成了一个低头认罪的犯人一般。他受到了数位干部的批判和激烈的指责,称他是“部队的败类”,“玷污了我们英雄的部队!”

那天我才真正知道,原来我所在的部队还曾在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援越抗美战争即支援越南抗击美国侵略军的五年多艰苦卓绝的残酷战争。被美军大兵称之为“越战”的那几年战争中,我所在部队的一个团就牺牲二百多人,伤四百多人,而我们的这位中队长同志也是在越战中立过功、负过伤的战斗英雄之一。

可惜呵,如今只因一夜女儿情,他竟成了被人吐唾的狗屁一堆。

多么无情的现实。多么严酷的军纪。

如今的年轻人并不知道我们那个时候的青春年华是如何渡过的,更不知道我们的青春岁月是不能有爱情的。爱情和欲望在军队里基本上是禁止的稀罕物,它像一团魔火,假如你靠近它,就会烧尽你的前途,摧毁你的命运。因此我们那一代人后来在爱情与女人之间的事情上不少人走得极端:或视情爱为禁物,一生不去碰,即使是自己的婚姻,也是在他人的安排下“完成”的一项任务而已,所有生儿育女、床上事情皆为“任务”;或被情爱所迷惑,坠入疯狂与报复式的钩联沾染,最后欲望烧尽,前程和人生也跟着提前烧尽。有人常把这些人所犯的错误或罪过简单归为“道德败坏”,我以为过于草率与浮浅。人性之善与恶,总有其特殊性。禁欲领域里的青年军人,与整天可以在欲海中放荡纵情的社会青年们相比较的话,同样一个男女之间的吻,前者有可能付出终身代价,后者等于喝一杯白开水,这样完全不同命运的事发生在同时代的同为青年人身上,哪个更高尚、更高雅?哪个没人性、哪个更人性?这些问题在我们年轻时是绝对不平等的,而这种不平等却影响了我们一辈子,其实即便我们已不再年轻甚至自己的子女都要结婚成家时,我们这些曾经在那个年代当过兵的人,依然无法在爱与情上与同时代的人获得相等的待遇。同为一个时代的人,由于不同的环境和工作需要,他们所获得的人性是不平等的,一个社会、一个政权,如果无视这种不平等,其实也是不人性的。

1983年秋,我从北京回到老部队,再次经历了一个触目惊心的悲惨事件——年仅38岁的周团长不幸翻车在湘西的一条山崖里,当他的尸体从当事地址拉回部队的礼堂时,我和战友们看到他赤身的躯体上深深地印着两道汽车轮子的痕迹……在场官兵无人不凄然泪下。

团长死了,部队也很快解散了——在邓小平主持下的全军大裁军开始,我所在的部队和几十万铁道兵、工程兵、基建工程兵等部队全部解散。我调到了北京军区在呼和浩特的某部,开始了新的军旅生涯。然而我一直惦记着老部队、惦记着那些因一时为爱、为情而丧失军籍、背负罪孽的战友们,他们后来是否活得还好?他们今天是否还在人世?

我不敢想像,因为我知道那位降级回贵州的中队长,听说他转业后,其妻子也跟他离了婚,没有脸面的他从此萎迷不振,连个工作都没有。之后他独自跑到云南边境,凭借着当年参加“越战”的经验,翻山越岭偷渡到越南,做起了走私生意。有一次贩货时被边境军人发现,在追捕途中被一枪击中毙命于荒山残崖下……

听说这一消息后,我不由心头一阵紧缩,那滴凄沧的泪水始终在眼眶里打转,却最后还是留存在心底。

现在事过三十多年了,我把这些故事讲出来,似乎内心也得到了一份释放——这是我《军旅人生》的另一部分内容。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眼泪 心里 流出 责任编辑:已己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5/5/5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郑泽堰传奇 下一篇大江高歌向北流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