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莫言:写作动机最初就是为了改善自己的命运(一)
2013-08-31 18:22:28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 【 】 浏览:3507次 评论:0

莫言:写作动机最初就是为了改善自己的命运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3年08月28日15:17 来源:中国文化报

   

   莫言 记者卢旭摄


   编者按:自 2013年起,中国艺术研究院与北京横山书院联合举办“文化中国——多闻多思学术公益讲座”,每月两期,迄今已成功举办8期。本着“共同参与,共同成就” 的理念,讲座活动主要邀请社会各界的著名学者、专家和艺术家就文化、艺术相关问题进行专题讲解与研讨。该系列讲座曾先后邀请了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汤一介、 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叶嘉莹、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楼宇烈、中华书局编审程毅中、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伯谦等名师大家就不同学科和领域的思想学术问题进 行专题演讲,共同构建了弘扬中华文化、传播当代精英思想智慧的高端学术平台。

   日前,“多闻多思学术公益讲座”第八期在京举行。本次讲座主讲嘉宾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学院院长莫言,主讲题目是《文化中国与中国文化》。本报特摘发莫言讲座的部分精彩内容,以飨读者。

  写作动机:最初就是为了改善自己的命运

   诺 贝尔文学奖评委是欧洲的一些学者组成的,他们的评价也仅仅代表这个评委会的观点、立场,或者审美的趣味,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但是我们也必须承认,经过 100多年的历史,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获得了巨大的声誉,在国际范围内有它的无可代替的权威性,获得这个奖项,客观上也代表了对这个国家的文学的某一种程度 的肯定,起码是一种认可。当然,我也多次回答记者,我从来没有为了获得一个什么奖来写作。我写作的最初的原动力,可能很低级,就是为了改善自己的命运,为 了改善自己的社会地位,说得更俗,就是为了天天能吃饺子,说得文雅、高级一点就是,为了表达我内心深处的一种愿望,为了替我身边的读者们、父老乡亲,说一 说他们心里的话,这就是最早的原始的动力。我想正是因为这样一种朴素的想法,朴素的写作的动机,不带获奖的功利性的写作动机,恰好使我的作品具有了比较广 泛的意义。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一个作家应该是立足于本土,以自我为出发点,来描述你熟悉的生活,当然这个生活也是中国老百姓的生活,然后才有可能获得 一种世界性的认可。

   当代文学:五粮液抑或二锅头?

   中国当代文学 在世界文学中到底应该是一个什么位置?评价一直很多样。有的人认为跟现代文学,跟鲁迅、郁达夫这些人相比,当代文学一无是处,最著名的论断就是:中国现代 文学是五粮液,当代文学充其量也就是二锅头。也有的人认为,当代文学的成就完全可以和现代文学相媲美。如果客观地讲内心话,我个人认为,现代文学也没有我 们想象的那样好,当代文学也没有像有些人想象的那样差。文学的发展也像任何事物的发展一样,有源有流,现代文学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和中国几千年的文 学一脉相承下来的,当代文学也不是突然冒出来的,跟现代文学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我想,每一个作家都从现代文学中吸收了很多营养,我们当代文学中所研究探讨 的很多问题,实际上也是现代文学的延续。鲁迅、沈从文,他们每一个人都给我们提出很多课题,我们实际上是他们的继续发展。在语言、题材等方面都可以看到现 代文学对我们的影响,因此单独把当代文学和现代文学作为两个对立的事物来比较的话,不是特别科学。

   面对荣誉:心如巨石,风吹不动

   世 界上的事情都是有得有失,没有绝对的。得奖是个很大的荣誉,还有这么多的奖金,肯定是得到了很多。如果要说失去,就是失去了一点自由。尽管我不愿意承认这 个现实,尽管我的内心没有发生一点点的变化,但是客观上确实有一些变化,尽管我还是希望骑着自行车上街去办我的事情,但事实上不太方便了。确实有一种无形 的东西在控制你,这个我觉得很可怕。但也难以避免。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自己的内心无论如何不要发生变化,我在瑞典也说过8个字,“心如巨石,风吹不动”。 不管外面怎样变化,内心深处应该非常清楚,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是一个诺奖得主我就可以随便胡说八道,可以干一些不该干的事情,那肯定不对,这样我认 为是对文学的巨大伤害。如果你老是放不下诺奖的包袱,今后的写作会非常困难。就像是说,我是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我写的东西,一定要超水平、高水平,不能 让人笑话,这样一种严格的要求当然也很好,但是对自己的写作造成的伤害也挺大。这就无法下笔了,写完了自己都不敢拿出来了。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要忘掉过去 这些荣誉,写作的时候,我还是过去的我,还是要千方百计保持自己的创作个性。而且要有一个胆量,不怕别人不喜欢,过去我们老觉得应该努力往最好写,现在我 觉得应该反过来,不要怕写坏,不要怕写出来被人笑话,这样才能够轻装上阵,才有可能写出好的作品来,老是担心写不好,很可能就永远写不好了,很多诺奖得主 创作很快停止了,可能更多就是被这个包袱给压垮了。

   我最愿意做一个被人遗忘的人,开会一直想到最后的一排的座位上去,走路一直 走马路的最边上,说话永远要低调,这是我做人的一个习惯,今后我还是想这样,我也反复说过,大家赶快把我忘掉,个人都去做自己的事情,诺贝尔奖确实是很大 的奖,但是确实也没什么了不起,在中国、在世界,很多作家都有资格获得这个奖,甚至很多人比我更有资格,我无非是碰巧了,碰到我身上来了,所以大家只关注 我一人是不对的,应该关注更多的作家,如果只去读我的书,那更不对,应该读更多的作家写的比我好得多的作品。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关注会慢慢淡化的, 我希望明年比今年要淡化许多。

   写作过程:自信还是不自信?

   自信 和不自信两个都是我,每一个人都有两种精神状态,在写作中也涉及到自信和不自信的搏斗,写得顺的时候,念几句昨天写的,暗叹:哎呀,真是天才,写得不顺的 时候,哎呀,这是什么玩意,感觉到自己没有写作能力。在完成一部作品的过程中,经常交替着出现这两种状态。在做人方面也是这样的,有时候特别自信,有时候 也突然感觉到,我真是事事无能。几十年来,我一直是这样的。一个人一辈子永远自信,不是狂人也是傻瓜。如果永远是不自信,我想也干不成什么事情了。人还是 有这个两面性比较好。你不自信的时候,你就有一种谦虚、内敛的精神,就会去仰望别人,学习别人,会见贤思齐,自信的时候就会战胜困难,产生一种前进的力 量,我觉得这两个状态都需要。

   创作的过程确实非常漫长,我刚开始写作,跟很多的写作者一样也是四处投稿,刚开始,把比较小的地 区性的报纸刊物地址记下来,然后去投,不敢向《人民文学》这样的大刊物投。刚开始学习写作,确实也在模仿。真正获得自信,还是我有一部中篇小说叫《透明的 红萝卜》。当时写的过程中也不自信,写完之后也怀疑自己,这是小说吗?小说可以这样写吗?写完后发表了,得到了文坛的好评,而且引发了一些争论,这个时 候,突然感觉到自信了。既然你们认为这样写好,那么,我觉得太有底气了,我可以批量生产了。因为类似的题材、类似的故事、类似的感觉,我有很多很多。所 以,之后,《红高粱》、《天堂蒜薹之歌》很快都出版了。

   文学批评:不能图口舌之快

   上 世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莫言 写作 动机 最初 就是 为了 改善 自己 命运 责任编辑:赵学儒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1/2/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也谈阅读与写作(涂石) 下一篇蒋子龙:文学与生态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本网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艺术合作 | 免责申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版权所有:当代文学艺术网; 欢迎各位加入当代文学艺术网QQ交流群:557258065
祝贺本网站已为大家服务 天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25055号

技术支持:水缘工作室